炒股股神人物

巴菲特是美国男股神,但女股神是谁?现在美媒有答案了。她就是南希.佩洛西。年薪22.3万美元的她,十几年时间积累了1.2亿美元财富,手里还有数亿美元证券投资项目。她本人并不直接炒股,而是由丈夫保罗·佩洛西代为操作。包括她的儿女,长投全部盈利,盈幅在20%至30%之间[机智]特朗普提醒过她:南希,你这是犯罪!

是否真的存在那些平时炒炒股、一年几千万的牛人呢? 炒股股神人物

这些牛人可绝不是表面上炒炒股那么简单。

讲个玩基金玩得被 FBI 通缉的牛人。

2014 年,第 71 届美国金球奖颁奖典礼上,《华尔街之狼》的主演莱昂纳多·迪卡普里奥(Leonardo DiCaprio)举起了最佳男主角的奖杯。

他开口向一位神秘的「幕后投资人」致以了诚挚的感谢,并称其为——My friend。

这位 Friend 社交圈子横贯整个美国名流圈,帕丽斯·希尔顿从不缺席他的派对,维密超模米兰达·可儿也曾是他的公开旧情人。

就连当时的总统奥巴马,在跟他就会面后,也决定出访他的家乡。

这些听上去犹如川普年轻时才干得出来的风云事迹,却是由一个马来西亚的男人完成的。

大家都喜欢叫他「Jho Low」,翻译成「刘特佐」。

在众人眼里,刘特佐总戴着一副眼镜,圆脸庞带有一丝孩子气,十分讨喜。

可正是这样一个混迹美国上流社会的成功男人,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 80 后,某天,却人间蒸发了。

(1)大马王子

16 岁时,刘特佐就读于英国的哈罗公学读书,毕业后又考到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。

这两所学校都是公认的世界名校,集聚了不少名流政要的子女。

而刘特佐,在学校里被称为「大马王子」,传闻是马来西亚某个苏丹的嫡系子孙。

他总是名利场里最耀眼的那个人,会邀请同学到槟城游玩,举办各种豪华派对,组团去赌场豪赌。

2002 年 11 月,为了庆祝自己的 20 岁生日,刘特佐大手一挥,花费 4 万美元包下了费城最奢华的夜店 Shampoo。

把自己的人脉圈梳理数遍之后,刘特佐几乎把学校里所有豪门贵族都邀请了来。

当晚,这家夜店成了费城最热闹的地方。

吧台上是足够喝上一整晚的高级香槟,餐桌上有身材妖娆的美女,她们的身上还放着昂贵的寿司,俗称的「女体盛」。

学校里这些年轻的「二代」、「三代」们,满脸写着欲望,整夜在这里放肆狂欢。

凌晨,大家才满意而归。

而刘特佐,一战成名,甚至被同学们冠上了「亚洲盖茨比」的称号。

散场之后,准备去结账的刘特佐钻进了酒吧老板的房间。

几分钟后,他拿着一张「分期付款账单」离开了。

事实上,「大马王子」根本不像大家以为的那样有钱。

(2)新视野

大三这年,刘特佐像很多美国大学生一样申请了休学。

但他既没去非洲支教,也没去大公司实习,而是选择去中东结交权贵。

2003 年的秋天,刘特佐在同学的牵线下,成功约到一位名叫优素福·欧泰巴的外交官在波斯湾共进午餐。

欧泰巴是谁?

阿联酋政界新贵,父亲是第一任石油部长,拥有强大的政治背景。

刘特佐盯上欧泰巴是有非常重要的原因。

欧泰巴拥有大量且优质的政治关系,但因为是家里的「庶子」,所以根本不受宠,口袋里根本没充足的资金,供他去跟皇室子弟和名流政维系关系。

有名、有势,但缺钱、不懂商业运作,这正是刘特佐找的人。

刚一开始,欧泰巴对刘特佐有些不屑一顾,自己一会儿还要陪皇室王子打球,不能在一个年纪轻轻的大学生身上浪费时间。

不过,看到刘特佐展现出来的资源和热情,欧泰巴不这么想了。

这个学生,好像不简单。

几番交流下来,两人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意思。

熟络之后,刘特佐开始暗搓搓表明自己约见他的目的。

他看准东南亚的未来投资局势,希望能认识更多有能力投资的人,共创大事。

欧泰巴当即就答应下来。

没多久,他就为刘特征争取到了一位真·中东大佬——哈尔墩·阿尔·穆巴拉克(Khaldoon Al Mubarak)。

哈尔墩是阿布扎比主权基金「穆巴达拉」的负责人,这个职位到底有多么手眼通天呢?

首先,要解释一下主权基金是什么,一般是由国家建立的基金,资金来源于国家财政、外汇储备与石油出口等收入,通俗讲就是国库,之后政府利用基金中的钱来投资国内的各种建设。

但「穆巴达拉」有些不太一样,它不是真国库。

它不拿卖石油赚来的钱做投资,而是用石油作为担保,在国际市场上募资,以此来投资本国基础建设。

阿布扎比有能力产多少石油,就有能力拉来多少资金。

那么,阿布扎比有多少石油呢?——占整个阿拉酋石油总量的九成。

国际油价一涨,这个「穆巴达拉」就更是水涨船高。

作为一把手,哈尔墩手里可调用的资金以千亿计。

刘特佐了解到其中的操作后,确定以前是自己格局小了。

世界上还有这种背靠「国家资源」的基金组织模式,比原先认知里的「开公司」、「做风投」这些基础操作不知道要高明出多少倍。

如果自己也能像哈尔敦一样,掌控着庞大的国家资源,那岂不是也能……

自此,22 岁的刘特佐有了人生新方向。

(3)「振兴家乡」

22 岁的你,可能还在想自己是考公还是去大厂。

而刘特佐已经在思考,要去哪个国家背靠国家级资源做金融产品发财了。

他思来想去,终于锁定了一个国家——马来西亚,自己的老家。

当时,马来西亚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主权基金,并且拥有十分富足的能源资源。

但如何跟政府高层搭上关系又是个难题,没有官方的支持,这件事只会是天方夜谭,想想而已。

刘特佐为什么不直接亮出「大马王子」的名号呢?这样不就可以分分钟抱上国家大腿吗?

因为,他不敢。

「大马王子」这个名号从一开始就是假的,某联邦嫡系子孙也是编的。

他,只是一个家境殷实的普通富二代而已。

在马来西亚算是上流人士,但如果放在沃顿商学院,他就属于鄙视链的最底端人员。

他在学校的一切行径,都是为了顺利进入名流圈。

刘特佐自知,「装王子」的套路只能糊弄糊弄外国朋友。

如果回到马来西亚,他依旧是那个无权无势、有点小钱的富二代,要想跟政府高层搭上关系,必须从其他方面想办法。

(4)寻找靠山

刘特佐特意去找了一位名叫理查·阿兹(Riza Aziz)的同学。

同样来自马来西亚,同样住在英国的「绿色肯辛顿」区域。

在学校期间,刘特佐为了维护自己的「大马王子」称号,跟理查·阿兹走得很远,毕竟是老乡兼邻居,一句话就能戳破自己的伪装。

但从中东回来后,刘特佐不这么想了,他必须把这份关系搞起来。

因为理查·阿兹的继父正是马来西亚副总理纳吉布(Mohammad Najib Abdul Razak)。

对于「社交牛 X 症」刘特佐来说,打通理查·阿兹和纳吉布这条线,他早就确定了策略。

理查·阿兹本人在英国读书时花销巨大,从高档公寓到高级跑车,再到豪华派对,毫不遮掩自己的阔绰,活脱脱一个超级富二代。

可是,副总理的儿子怎么能是富二代呢?怎么可以呢?

所以刘特佐判定,纳吉布就是个有缝的蛋。

只要投其所好,必然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所以没用多久,刘特佐就和理查·阿兹成了好哥们儿,并且顺利地出现在纳吉布面前。

5)牵线搭桥

2005 年,刘特佐本科毕业了。

按照之前的规划,他马上回到马来西亚,投身到了「建设」祖国的伟大事业中去。

首先,他注册了一个公司。

名字叫赢吨公司(Wynton Group),意思是 win tons of money(赢好多钱)。

为了避税,注册地选在了英属维京群岛

而公司办公地址,是马来西亚吉隆坡地标,大名鼎鼎的双子星,刘特佐租下了整整一层楼。

当然,用的贷款。

之后,他邀请金融系同学薛力仁、好友胖子 Eric 成为自己的第一批员工。

刚开始,公司业务并不多,只有一些小规模的股票交易,收入只能勉强支付贷款带来的利息。

但刘特佐完全不担心这些,依旧每天混迹于名流圈,忙着结识国内各个领域的翘楚。

因为他一直在等,等一个可以让他大展身手的好机会。

2007 年,马来西亚的总理竞选年。

副总理纳吉布是最有可能当选的的候选人之一。

为了拉到更多的选票,纳吉布提出了一个重大利好政策:

「为了建设更好的马来西亚,我们将用国家主权基金,引入外资,在南部地区建立『依斯干达经济特区』,对标新加坡,打造一个新的亚洲金融中心!」

对特佐来说,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!

他当即联系当时在中东结交的欧泰巴,一通解释和分析。

「马来西亚未来形势大好,这是不可错过的投资良机,哈尔墩大佬一定会感兴趣!」

欧泰巴随即把这个消息转达给了哈尔墩。

没过多久,欧泰巴就传来好消息,哈尔墩意向很大。

刘特佐兴奋不已,马不停蹄地转告理查·阿兹和纳吉布,建议尽快安排一次商务会议。

最后,三方会面,合作正式达成,哈尔墩决定投资 5 亿美元。

此消息一出,纳吉布的支持率直线上升。

刘特佐主动让出所有功劳和名声,让纳吉布在媒体上赚足了好评。

功劳和名声,刘特佐并不在乎,为了讨好纳吉布,他可以统统让出。

因为他看中的,是佣金。

同为政商界的老油条,纳吉布和哈尔墩一拍即合决定过河拆桥。

他们拒绝支付佣金。

刘特佐触手可及的第一桶金,就被这两个没有契约精神的人搞得烟消云散了。

这票没成,双子星的租金又很贵,刘特佐公司的资金链没多久就全断了。

但刘特佐没有放弃,银行贷款还不上就用公司抵债,但这个依斯干达经济特区,不能就这么错过。

既然想新建一个特区,那所有的建设项目都需要招标,这就是一块大肥肉。

如果自己能去参与竞标,再利用和纳吉布父子的交情,无论如何都能分到一杯羹。

可是,刘特佐名下只有金融公司,没有建设公司。

不具备竞标资格。

于是他托人四处打听,最终找到了两家因为资金链断裂而低价转卖的建筑公司。

但当时,他手里根本没钱。

(6)曲线贷款

刘特佐又走了他的老路,贷款。

但因为名下的赢吨公司仍有债务,刘特佐贷款申请直接被驳回。

看着银行发来的驳回消息,刘特佐计由心生。

赢吨公司既然不能贷款,那换一个公司不就可以了?

于是,刘特佐开启了「曲线贷款」的骚操作。

首先,他在维京群岛又注册了一家新公司,并在起名时直接「碰瓷」了三个国家——阿布扎比-科威特-大马投资公司(简称 ADKMIC)。

其次,刘特佐把公司的干股无偿赠送给之前结识的中东土豪 A、B、C,并声称「赚了钱你们分红,赔了钱我自己认」。

土豪们一看还有这等好事儿,再加上刘特佐在外的名声,当即就同意了。

再加上之前打过交道的欧泰巴,和众多大马官员的持股。

刘特佐的这家公司看上去就更加大有来头了,彻底成为一个有政商名流为其背书的大型跨国企业。

看到这份公司资质,银行的态度发生了 180 度大转弯。

很快,刘特佐就成功拿到了一笔巨额贷款。

有了公司,也有了钱,刘特佐的商业巨轮再次高速运转起来,他先按照计划收购了先前两家建筑公司后,等待竞标。

又在等待竞标过程中,靠着先前没撕破脸的纳吉布这层关系,抢到了紧挨着经济开发区的一块黄金地皮。

届时,他如果竞标成功,地皮也会升值。

其实这时候,刘特佐完全可以利用眼前的资源、资质和资金,真正意义上去建设特区,走一条正途。

但正经做生意,哪比得上投机取巧轻松快乐?

(7)老活新整

刘特佐花费大力气拥有了竞标资格后,却又不想竞标了。

按计划,他本来就不会真正去运作建筑公司和地皮。

只是想做个轻松的掮客,也就是二道贩子,把手里的两家建筑公司和黄金地皮打包卖出去,赚个差价。

结果,在这次成立公司拉股东申请贷款的过程中,给了他新的启发。

他想到了赚更大的钱的办法。

于是,刘特佐老活新整,又注册了两家空壳公司。

名字的碰瓷程度高达 100%。

一个叫 ADIA,碰的是阿布扎比投资管理局,因为它也叫 ADIA。

一个叫 KIA,碰的是科威特投资管理局,当然,它也简称为 KIA。

这两个管理局,是全球最有钱的两大主权基金,资产加起来至少上万亿美元。

所以,这两个刚刚注册的小公司简直以假乱真。

最关键的是,刘特佐这次把注册地换在了塞舌尔。

这里解释一下,大家都知道英属维京和开曼群岛是避税圣地,金融规则很宽松。

但是塞舌尔比这两个地方还要夸张。

塞舌尔不仅能避税,还能发行无记名股票。

简单来说,这种股票最大的优势,就是在变更股权时,不需要进行复杂的实名制身份变更。

想送谁,就送谁。

谁拿到,就属于谁。

无需审核,无需评估。

刘特佐正是利用这一点,让这两家空壳公司持股原先的 ADKMIC 投资公司,成为了公司大股东。

于是,神奇的一幕出现了。

ADKMIC 投资公司身份变得更贵重了,看上去像是被两大主权基金同时注资的实力雄厚的企业。

还有谁会质疑这家公司的实力,更没有人发现,这只是一家……空壳公司。

刘特佐一箭三雕,仅仅注册了三个空壳公司,就让先前收购的两家小破建筑公司和地皮,转眼让投资者趋之若鹜。

到此,刘特佐布下的这个高端局,已经万事俱备。

只差冤大头。

(8)守株待兔

不是所有「冤大头」都能被刘特佐相中。

首先,这人得「傻」,不能太懂金融规则和资本局势,不然光看一眼公司名字加上奇怪的注册地,就能明白其中的门道。

但这种不傻的拥有专业知识和公司运作的人,其实少之又少。

其次,这人的钱得多,否则很可能吃不动这盘菜。

最后,刘特佐相中了一个人。

电视上,一个老头正在演讲席上侃侃而谈,用他那非常有限的金融知识对投资做着生硬的分析。

刘特佐默默地看着他,但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。

就是他了——71 岁的泰益(Taib Mahmud)。

泰益是马来西亚砂拉越州首席部长,也是人尽皆知的大富豪。

当时,他正在筹划建造棕榈油提炼厂项目,亟需大量资金,已经多处寻求投资无果。

所以,刘特佐「恰巧」出现了。

在此之前,他已经通过各种金融方面的人脉和媒体,不断放出假消息。

那个他撮合又没收到佣金的穆巴达拉基金在特区项目,还会继续投资马来西亚,目前正在考察项目。

而刘特佐跟他们,关系匪浅,大家几乎都有耳闻。

但在刘特佐的舆论攻势下,泰益真相信了。

老头儿为了尽快拉到投资,把公司的财务报表毫无保留地请刘特佐过目,而刘特佐始终保持着高姿态,吊足了泰益的胃口。

吊得差不多的时候,刘特佐故意向老头儿透露,说中东大佬手里有两个建筑公司和一块地皮,有意愿想出手,如果有人能接了这一盘,那必然会在大佬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,之后想再谈什么合作,就会变得容易很多。

刘特佐话里话外,暗指这位中东大佬就是哈尔墩,但实际上,就是他自己。

话说到这,泰益被刘特佐彻底「点醒」了。

于是人们在不久后的某天,看到了这样一则新闻。

「砂拉越州首席部长泰益,以 1.1 亿美元天价收购了……」

这 1.1 亿,顺利落进了刘特佐自己的口袋。

至于「中东大佬」的后续投资,泰益在满心欢喜地等待许久之后,才明白自己被骗了。

而刘特佐也仿佛在马来国内蒸发了。

(9)僚机登场

见识过了中东大佬手中主权基金的运作后,一个胆大的念头在刘特佐的脑海里冒了出来:

为什么不建立一家属于自己的主权基金呢?

在中东,主权基金的资金来自于石油资源。

尽管马来西亚比不上中东,但海上石油资源也很丰富,完全可以复制中东的主权基金运作方式。

所以刘特佐带着第一桶金,来到了世界上最贪婪的地方——华尔街。

他用着口袋里的上亿美元,给自己配置了成功人士应有的豪车、豪宅。

陌生的面孔,高调的生活,神秘的刘特佐给华尔街的银行家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加上自己在高盛工作的哥哥,他成功结识了高盛负责东南亚业务的提姆·莱森纳(Tim Leissner)和吴崇华。

刘特佐建立主权基金的想法,与高盛的亚洲战略不谋而合。

因此,在高盛的助攻下,刘特佐如虎添翼。

他的目标从某个富豪,变成了整个马来西亚。

于是,一个名叫「冠冕」的秘密计划诞生了。

(10)意外之喜

在马来西亚,石油丰富的地方在登嘉楼州。

但这片区域,属于马来西亚联邦其中一个苏丹米占(Mizan)所有。

这里解释一下,马来西亚是议会制君主立宪制,像英国一样拥有最高元首,也就是国王。

不过,马来西亚的王位并非一家独有,而是属于九大世袭统治者,轮流出任,五年一期。

这些世袭统治者分别主政九个州,拥有极高的权力和威信,掌控着属地内大部分国家资源。

所以,要想顺利推进这个计划,就必须拉米占入局。

刘特佐先去讨好了米占在某建筑公司做董事的妹妹,通过这层关系,向米占送出自己名下的 ADKMIC 投资公司的干股,以示诚意。

紧接着,他又派出高盛的两位僚机——提姆·莱森纳和吴崇华去拜会米占。

见面后,两位银行家先是罗列了刘特佐的「过往实绩」,证明这个年轻人有资源有能力。

之后又把高盛亚洲的战略规划搬出来,一通忽悠。

最终,米占被成功说服。

2009 年 2 月,米占与刘特佐合伙成立了「登嘉楼投资机构 TIA」。

作为投资顾问,刘特佐在刚上任不久就宣布了一个重大决策:用登嘉楼州的未来石油收入做抵押,发行 14 亿美元的「伊斯兰债券」。

然而就在敲定最终方案的那一刻,米占突然后悔了,认为管理团队还不成熟,目前发行债券太过冒进,有很大风险。

可这时的刘特佐哪里还听得进去?

他绕过米占,按原计划私自发行了那 14 亿的伊斯兰债券。

米占得知消息后勃然大怒,做苏丹(世袭统治者称号)这么多年,何时受到过这种藐视?

与此同时,他又听说了刘特佐坑过泰益老头儿的事情,当即拆伙。

刘特佐本以为,自己的主权基金梦要破灭了。

谁知老天眷顾,他之前埋的另一条线——纳吉布,成功当选了马来西亚总理。

刘特佐当机立断,转身投入了纳吉布的怀抱。

2009 年 7 月,纳吉布正式上任。

刘特佐立马登门拜访,并提出了个「利国利民」的绝佳建议——利用现下手中的 TIA 投资机构,重新换壳,建立一家新的主权基金。

这个基金可以为总理做很多事情。

比如大搞基础建设,比如募集政治献金,比如拥有更多的个人财富……

对于刚上任的纳吉布总理来说,这绝对是一个致命的吸引。

但是,纳吉布与米占有同样的担心——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okay999.cn/5510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
欢迎来到谷海渔夫一个专业的学习炒股网。更多免费股票视频课程上公众号《股民自学网》
显示验证码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